人性化医学名画欣赏
参考文献
作者: 于丽珊
发布: 2005.05.18
打印    发送邮件

从传统医学走向系统生物医学 -  访上海交通大学药学院副院长贾伟    

 

《中国中医药报》2005-5-18

 

    多年来,学术界陆续提出“中西医结合”、“中医现代化”、“中药现代化”的口号。对于中医药的现代化,有人认为它本身就构成一个悖论,那就是中医学要现代化,就要丢弃自己的特色;如果不搞现代化,中医学在现代科学技术面前又难以维持自己的特色和地位。对此,上海交通大学药学院副院长贾伟教授谈了他的一些 看法。

记者:有人认为,目前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出现了进退维谷的局面,您如何看待?

 

贾 伟:“中西医结合”和“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到今天,主要还是将中医的概念、理论作客观化、定量化转移,以西医的药理(包括动物模型)和化学理论为依据,进行中草药有效成分的提取来阐明它的功能与主治,或针对某种疾病在中药中寻找特效药用化学成分,实际上就是按西医标准来整理、吸收和改造中医药。这种方法本身注定了“结合”和“现代化”的结果只能是局部的和片面的。中西两种医学在理论上的巨大鸿沟仍然无法逾越,而它们的区别实质上是认识论、方法论的问题。

记者:您认为中医和西医理论的核心区别在哪里?

 

贾 伟:中医的理论体系经历了数千年的验证,它同西医的理论与实践、思维与方法截然不同。而这种理论上的差异根源于产生它们的时代的科学和人文背景。东方人采 用了“经验+直觉”的认知方法,即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经验,在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一些概念和方法,经过验证后再发展成一些原理,再用这些原理来把握事物 的整体,解决实际问题,如此反复完善形成理论。中医在研究人体与自然时采用了这种认知方法,同时还把古代哲学知识如“气”、“阴阳五行”、“八卦”等引用 到中医里来,在人体生理、病理、治疗、用药等方面与自然、社会紧密结合,使中医成为一种朴素的同时具备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特性的医哲互融的理论体系。西方 人则多采用另一种认知方法,即“实证+逻辑推理”。古希腊最早采用了逻辑推理,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们觉得这种思维方法不全面,应加上培根的实证主义(实 验+推理)方法,其核心也就是我们今天的还原论。按照西方科学的主导观点,任何生物学问题必须在物理和化学的层次加以阐明才算是得到根本解释,也就是必须还原为物理化学问题。近代科学的革命和发展就是沿着还原的道路向前推进的,还原论在科学研究上的成功,很自然地把这种思维方式推上主导甚至统治的地位。其影响至今仍是深远的。

 

中医观察的是事物的现象、意象、表象,研究的是现象层面的规律;而西医观察的是实体、结构和具体位置,研究的是实体层面的规律。基于此,西医建构的是以解剖为主的实体模式”,中医建构的是“唯象模式”,是采取“司外揣内”的一种“模糊诊断”模型。中医认为人不仅仅是纯粹的物质存在,而且是物质、信息、意识的统一。因此中医研究对象是人的生命,治疗的是“病的人”,而西医研究对象是“病”,在很大程度上,西医把人看作是一部可以拆散和组装的复杂机器。它的优点是克服了传统医学这种整体论思维的直观性、模糊性、思辨性等局限,但缺点是忽视了复杂生命具有的高级自控调节能力,忽视了社会、心理、环境因素,忽视了人的自我修复能力。

Copyright © 2017 系统医学网. Created by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Holistic Medicine, USA

Designed By: IIHME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