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博客,是本站专家与国内外大众直接对话的平台。关于系统医学研究的新进展/新动态以及在专家论坛上获得的新共识,都会及时地向有兴趣了解或热衷于参与这一领域讨论的大众公示。大众的关切重点或意见也可以及时地反馈给专家们,使论坛的讨论能更加紧密地结合临床,尽早为指导临床实践与大众的防病治病发挥作用。



最新博客文章
加速中医药现代化的战略探索
作者: 金观源
发布: 2010.01.15

    中医药的现代发展面临着起码来自两大方面的挑战:一是能够接受并通过现代科学的检验,实现从传统医学到现代医学的转变,使中医药理论及其疗效举世公认,最终融入到现代医学的主流中去;二是实现中医药的国际传播(1),为世界各族人民的健康造福。纵观最近几十年来国内中医药的实验研究与临床实践,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然而离实现上述目标所需尚相差甚远。

 

I.     发展中医药面临的挑

 

目前国内中医药研究中存在的趋势与问题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1.实验研究较多但少创新,临床研究则相对薄弱。许多针灸中药的研究论文都集中在应 用现代医学的技术包括生理、生化或免疫学的手段所作的防治疾病机理的实验研究。这些研究固然必不可少,但在方法上创新少,学术水平一般都难以超越西医院校 的同类研究。临床研究虽然较难开展,但实际上国内从事中医药临床研究的条件要比在西方容易多了。在开发中医药的国际合作中,临床研究应是国内的主要优势之 一。

2.很 少涉及中医基础理论的发展与重建。继承与创新是事物发展必不可少的两个方面。古人的经验与理论固然宝贵,但难免有时代的局限性,需要去伪存真、去粗存精的 纯化过程甚至重建。而且一些经典论著中的观点也可能仅是个人的经验或一家之说。所以,发掘、继承中医药宝库不能只抱古人而不创新。

3.中医诊察疾病的手段缺乏革新,其获取的人体信息的客观性与可靠性有待提高。以脉诊与舌诊为例,它们虽然简单而且可以获得一些整体性的疾病信息,但主观性强,容易混杂虚假信息,而且所获取的多属于反射性的信息,与其所提示的机体内部状态之间还缺乏可靠的对照性研究。

4.中医治病疗效的重复性较低,对疗效的判定也缺乏大样本、双盲设计的对照研究。中医治病的个体化加上副作用小或无,是其长处,但疗效的重复性较低,或者说不确定性较大,则是其短处。中药、针灸、气功,是中医的三大主要治疗手段,它们疗效的不确定性都比西医的干涉手段来得明显。分析中医治病疗效重复性较低的原因,大致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医治疗手段多为非特异性的,其输入人体后要依赖机体本身调节功能发挥作用;二是这些治疗手段缺乏规范化;三是中医辩证施治的灵活性大,这更是增大了重复的困难。

5.整体研究上缺乏或欠重视科学方法论的指导。由于中医的主要长处可以归结为其整体性与辩证思维,其现代发展离不开科学方法论的的指导,比如崭露头角的系统论(2)(3)(4),但它至今尚未在国内得到重视与推广。

 针对国内中医药研究现况中存在的上述问题,以下是六点对策。

 

II.    传统术语的现代表达

 

 在中医药越来越全球化的今天,中医传统术语的现代语言表达,显然是最重要的一。它不仅是字面的统一解释或翻译,而且要有科学的表述。

在国内的电视广告上经常可以听到“阴虚火旺”、“活血化瘀”等中医传统术语,它们对于国人来说似乎已经无须解释,但在国外就不同了。外国人不懂“活 血”。它是否与 “促进血液循环”等同?是否有稀释血液功能?或象阿斯匹林的抗凝作用?何谓“化瘀”?是促进瘀血的吸收还是有解凝或溶血作用?在西方应用这类中医术语时, 不仅要考虑如何正确翻译,而且经常会面临有关其科学本质的询问。显然,这类中医术语由于缺乏现代科学的表达,与西方主流医学术语之间还有鸿沟。

当然,有些中医术语已经得到了相当准确的表述,比如针灸的“得气”,它被清楚地表述为一种与针刺局部的肌肉紧张性增高有关的现象,届受 试者有酸胀重的针感,而操作者有针下沉紧的“如鱼吞饵之势”,针好象被针下组织吸住一般。在针灸学方面,古典术语的现代表达似乎做得多些。一项已经完成的 工作,是十四经脉及其所属经穴命名的国际统一编码。这样的命名使不懂中文的学习者十分容易记住经脉与穴位的名字,有力地促进了针灸在西方的推广。

中医学语言现代表述的重要性,可以从计算机的发展得到启示。计算机的使用和推广,很大程度上得力于计算机语言表述的发展。1945年,对应于第一代的计算机, 使用的是如“周易八卦”一般的二进制机器语言,难学难用难推广;但没有几年, 就研制使用了汇编语言。随后, 又开发了高级语言。近些年来,又进一步开发了鼠标语言、视窗语言和自然语言。计算机只有六十年的历史,由于使用的语言变得越来越间单,越来越好学和好用,计 算机的使用变得越来越广,变成了全世界家喻户晓的东西。相比之下,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医药走出国门的路走得如此艰难。所以,为了使古典的中医药真正成为现代 医学的一个方面,一定要用世界通用的、简单的,易懂的语言来表述。

 

III.  古典理论的科学阐释

 

  中医基础理论主要包括精气学说、阴阳学说、五行学说、藏象学说、气血津液学说、经络学说,以及病因、病机等。它的发展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其所运用的人体整体观与辩证思维,至今尚有极大的生命力,但它的许多内容与术语,或定义含糊或带有太多的原始色彩,严重地妨害了它的国际传播与现代化的进程。们的科学阐释任重而道远。

相对来说,其中经络学说的近代研究最为广泛与深入。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针灸热”以及几乎全国所有西医院校的介入,对经络的实质,经络体系与针灸治病的原理都有了一系列开拓性的研究与结论。我们在《临床针灸反射学(5)及《现代医学针灸(6)两书中对这些工作的成果作了总结性的表述。比如,经络体系可以归结为人体的生理、病理反射系统,或者称为人体的整体反射区。针灸疗法实际上是一种从体表反射区(穴位)输入机械刺激(针刺)或热刺激(艾灸)激发机体自我修复功能的一种反射疗法。经过现代阐释后的针灸原理与经络学说就很容易被主流医学接受。我们的现代医学针灸》一书正在被美国的一些医学院校接受作为培训西医的针灸教材。

 然而,对于中医其它理论,尤其是指导中药治疗的阴阳、五行及藏象学说等的科学阐释至今尚缺乏实质性的进展。虽然有人已运用系统论观点对它们作了初步的分析,但都还十分粗浅。实,这些方面可以研究的课题很多,比如从人体稳态维生机制的维持与扰乱解释阴阳学说与中医关于疾病的发生、自愈机制;从各个内脏功能的相互联系与作用解释、完善五行及藏象学说等。

 从人体系统的稳态出发研究阴阳学说,有望成为实现中西医有机结合的突破口。阴阳平衡是中医诊治系统的总纲,是健康的标志,其失衡就是病态。在西医中有一个极为类似的概念,那就是“稳态(Homeostasis)” (7)(8)。 它是整座西医大厦的基础。稳态的维持就是健康,稳态的扰乱就是病态。然而,稳态与平衡两个概念并不完全相同,它们既有共性,又有异性。或者说,这两个概念 也是互补的。例如,稳态强调一个系统或一种功能的相对恒定,而平衡多是针对两种对立或相关存在的功能或两个系统而言的,或者说注重的是两个系统之间的相互 作用,如相互对立的阴与阳的平衡。维持稳态的机制是负反馈,维持平衡的机制是补泻:补其不足,泻其有余。然而,说到“补泻”,它们的定义尚需作现代语言的 表述,而且每次补多少或泻多少,均需要有定量化的标准。

     

IV.    体质、征候的定量化

 

    辩证论治或者说针对患者的体质与征候进行个体化的治疗,是中医治病的精髓。虽然西医也越来越重视个体化治疗,但中医辩证论治有其独特的内涵。第一,中医建 立了一整套评价患者“个体素质”的指标,认为只有针对不同的体质给药,才能发挥药物的最大效用;而西医的个体化治疗主要是针对不同患者的不同病因或症状给 药。第二,中医辩证论治也针对患者的病因与症状,但把其病因主要归结于平衡态的失衡。换言之,中医辩证论治着重于患者个体化的素质及其征候的偏向以调节平 衡为目的。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中医的辩证论治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例如,人体大致可以分为正常、阴虚、阳虚、气虚、血虚、痰湿、湿热、血瘀、气郁及特异性体质等十大 类,或者简单地归纳为虚性、实性、寒性与热性体质四大类,辨明体质与相关征候之后就可以用“虚则补之,实则泻之,寒则热之,热则寒之”的对策予以治疗。然而,它们尚未达到定量化的阶段,使其的推广应用受到明显的限制。例如, 即使是同一虚证,各人的程度可以有很大的差别,而且对其出现或消长的规律尚缺乏深入的研究。如果把气虚或血虚看成是个体的一种体质,一般多长时间才会形 成?治疗多久才会改善或发生质的变化?如果说中医的是多系统功能征候的综合表现,则要对它们建立相应的模型,对它们的每一种指标建立明确而定量的标准。

 总之,要提高中医药治疗的重复性与疗效的确定性,仅仅把中医的术语进行现代语言的表达还不够,而且还要作定量化处理。

 

V.     诊察手段的仪器化

 

 长期的实践,使中医在运用自己感觉(望闻问切) 去获取病人信息的手段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舌诊与脉诊,成为中医窥视病人黑箱的两大窗口。它们输出给中医师的信息,虽然不象西医现代化仪器获取人体信息时 那样微观、准确,但也具有自己独特的一面,如从整体上反映病人的体质状态或某个系统某一阶段的病变发展,即具有相当程度的“整体性”。

然而,无论是脉诊、舌诊或体表经络诊(耳穴探测、经络测定)等,获取的疾病信息大多是反射性的,即是从病人体表(脉搏、舌头、体表反映点)获取的间接的、反映人体内部状态的反射信息。由于至今对这些反射的特异性及其机制均不清楚,体表反射信息的意义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总之,中医由于诊断手段的原始与简单,无法直视人体黑箱内部的细节,只能通过对其外部现象的观察来推测内部的变化。中医采集的疾病信息有两个特点:一是整体性,二是反射性。

与中医相比,西医对人体内部信息的获取手段就先进与复杂多了。西医除靠自己的感觉器官去获取疾病信息外,还运用许多先进的仪器来“延长”或“扩大”它们的探索范围,如可以直接窥视人体内部的结构与功能变化。由此,西医采集的疾病信息越来越微观、准确与直接。这些微观的、局部的、准确的直接信息为揭开人类所患许多疾病之谜,从而开展有效的治疗提供了科学的依据,也使阐明那些整体与反射性信息的产生机制成为可能。

在中医药现代化的进程中,一定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实现中医信息采集过程的仪器化。研究重点可以放在作为中医诊断主要手段的舌诊与脉诊。

 

VI.    治疗手段的规范化与单一性

   

 虽然治疗方法的规范化与个体化经常是对立的,但不能强调中医治疗的个体化或辩证施治而不去规范化。中医的治疗要学习西医治疗的规范化。就中药治疗而言,复方组合,每味药的剂量,煎制条件与时间,服药时间,疗程,等等,都要标准化。在针灸领域,已经或正在开展穴位刺激方法的规范化。但在未搞清每味中药或每个穴位针灸治病机理细节之前,要完成这项工作难度很大。

    此外,治疗手段的规范化还必须与单一化研究同时开展。应用复方中药或多个穴位针灸调节机体平衡的同时,自然难以确定每一味药或个穴位的作用大小。

药的治疗或可以分为 “调节平衡方”与 “特效方”两大类。前者靠辩 证给药,多为复方,在古方的基础上加减。后者主要是对症给药,可与前者一起成为复方,也可以作为单方使用。对此古人也已积累了大量经验,其中一些药已被现 代医学证明其有效成分甚至已提取出单体。现代医疗实践不断增加这一类”特效中药”的名单。在当前的中药治疗中,两方面的研究均不可缺,但要加单方的研究。如能搞清单味药作用后再研究其在复方中的作用,则是最理想的.

 

VII.  应用系统论指导中医药的整体研究

 

1976年《中医与控制论》(2)一书出版,率先运用控制论、系统论的观点分析中医体系的特点。 该书虽当时未曾在中医界引起很大反响,但至今它已被公认是国内应用系统论方法研究中医的代表作。作为它的姐妹篇,我们也于1978年出版了《针灸与控制论》(4)一书,尝试对针灸疗法及其理论基础-经络学说作科学的表述。2004年出版的《临床针灸反射学》(5)是《针灸与控制论》的延续与发展它的英文版《Contemporary Medical Acupuncture(6)今年也已由高教出版社与Springer 公司联合推出。

应用系统论的方法论,不仅可以正确认识发展中医药在现代医学中的作用,而且容易对中医各个经典理论进行全面的整理与重建。

    比如,从中医的脏腑学说可以启发人体相关子系统生理功能的新认识。现在的人体生理学多是以“系统”为单位的,对于各系统之间的联系研究很少,即只知道各个子系统是如何运作的,而很少知道各个子系统之间的功能联系。如呼吸系统与消化系统的联系,心血管系统与神经系统的联系等。说得更清楚些,西医对“串联”的系 统之间关系或许尚有较多的认识(如对“循环系统”与“呼吸系统”的关系),但对“并联”的系统关系就缺乏深刻的了解。相 反,中医对无论是串联或并联的这些子系统之间的关系都比较重视,比如肺与大肠关系,心与小肠的关系等。它们或许可以归纳成“内脏-内脏相关”和“内脏-体表相关”两大方面。所以,以中医的藏象学说为引线,开展人体各个子系统生理功能的相关性研究,有可能形成一门新的学科“系统生理学(Systems Physiology)”,为发展系统医学的其他分支学科奠定基础。

另一方面,尽管中医对人体各子系统之间的关系较为重视并有许多观察与描述,如“肺与大肠相表里,心与小肠相表里”等,但这类认识大多只停留在原始、经验与粗略的认识 上,应该从现代医学的知识与研究手段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得出科学的结论。比如有关上肢分布肺经与大肠经,心经与小肠经之说,很可能就是因为藏象学说而得出 的一种谬误,因为大肠经、小肠经不应该分布于上肢,而应在下肢(5)。它们被标定在上肢可能是由于与它们相表里的肺经与心经在上肢。中医理论中属于这类牵强附会的内容肯定还有,需要一一加以验证。

在临床方面,凌锋教授倡导的“整体自洽理念” (9)为中西医结合的系统治疗学开了先河。理想的系统治疗学要吸取中西医两大类干涉手段的优点,发展新型的、有利于稳态调节的、整合的干涉手段。例如利用人体各部或器官之间的整体联系来提高疗效。

    如果说西医主要的治疗手段是依靠排除刺激源(如杀灭病菌)或扰乱源(如手术修补)来治病的话,那么中医干涉手段与西医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主要是通过增强人体稳态维生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或抗扰乱能力来治病的。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医“调节”功能。它特别适合于多系统功能紊乱的慢性病。任何疾病一旦进入慢性阶 段,除最初受累的器官或子系统外,经常有其它相互“串联”或“并联”的器官或子系统受累。它们可以通过相互反馈联系形成一种新的病理稳态。这时,仅对原发病灶实施治疗单系统干涉经常收效不大,而需要对受累的各个子系统同时施行多系统调节。这正是在“辨证”基础上给予复方中药治疗慢性病的魅力所在。针灸是中 医对人体施行“调节”治病的另一个典例。镇痛、调整与康复是针灸的三大主要功效,它们都是通过机体本身对体表的针灸刺激做出反射的结果。

然而,中医的调节功能也存在两方面明显的弱点,一是效果的确定性较低或者说容易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因为中医治疗是“一种不打开黑箱来调节控制人体的医学体 系”,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清楚实施调节输入人体后的作用机制,而只是依靠以往的经验,所以在选择输入手段与种类时有极大的随机性。所有自然医学(Natural Medicine),包括中医的三大治疗手段(中药、针灸、气功)都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这些不确定性。二是调节幅度较小与较慢。 例如多数中药,虽然其很少副作用,但作用微弱与缓慢。这可以比喻为收听电台时的“微调”或者“慢”。“慢调”也可以看作是机体发生反应有一个滞后时间。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中药的调节功效在治疗急性疾病时,尽管也是多系统功能紊乱但仍不容易立即取效的原理。

    相对于中医来说,西医是一种直接窥视或打开人体黑箱来防治疾病的医学体系,其主要的治疗干涉手段是西药(内科)、手术(外科)以及介于内外科之间的介入疗法。它们多具有见效快,疗效的确定性相对较高的特点,或者说其效应属于“粗调”或“快”。明确中西医两大诊疗系统的上述异同点,将十分有利于应用系统论的观点对它们实行综合、互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中西医结合。

    以上是根据目前中医学研究现况,为加速中医药现代化步伐提出的一些粗略认识。当以系统论为主的科学方法论被广泛与深入应用到发展中医药的各个基础与临床学科时,中医药的现代化也就开始了。


参考文献


(1)金观源,相嘉嘉:风靡世界的针灸之谜。当代科技前沿丛书,第一卷,生命科学, p183-209, 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 2003

(2)华国凡,金观涛:中医与控制论,贵州科委出版,贵州,1976

(3)祝世讷:系统中医学导论,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武汉,1989

(4)金观源,包文俊:针灸与控制论,杭州西湖区科委,杭州,1978

(5)金观源,相嘉嘉,金雷:临床针灸反射学,北京科技出版社,北京, 2004

(6)金观源,相嘉嘉,金雷:Contemporary Medical Acupuncture,高教出版社,北京, 2006

(7)金观源: 稳态概念的再认识及其意义, 生理科学进展 20:220, 1989

(8)金观源、相嘉嘉:现代时间医学,湖南科技出版社,长沙,1993

(9)凌锋:整体自洽理论在医疗实践中的应用探索,科技中国,3, 2005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17 系统医学网. Created by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Holistic Medicine, USA

Designed By: IIHMED.org